擦干眼泪 他选择留在了隔离病区

2020-03-16

  满洲里市人民医院陈鹏在隔离病区工作期间,他的奶奶因病去世,面对噩耗,陈鹏含泪选择继续留在隔离病区,守护在患者身旁。

  陈鹏满洲里市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儿科副主任,疫情发生后他主动请战,进入隔离病区工作,进入隔离病区工作之前,他曾与父母、妻子告知了他的决定,虽然奶奶身体一直不好,但老爸、老妈非常支持他的工作,让他放心,他们会照顾好老人,还嘱咐他要做好自身防护,别担心家里。临行前他特别去看望了奶奶可谁知这竟成了他们祖孙俩最后的一次见面。

  2月14日,抗击新冠一线临时党支部正式成立,作为疫情第一线临时党支部的书记,本来医院安排他在15个工作日后结束工作,但是他还是在请战书上毅然决然的按下了手印,要求在延迟工作15天。在奶奶病重期间,医院院领导、科室领导得知情况后表示会帮助他解决实际困难,可以先为他做一下筛查,如果没有问题,再按规定做好消杀和防护,然后送他回到病床前见奶奶最后一面。可是他却说“相信奶奶可以理解我、原谅我。我是党员,既然我决定了延迟工作,就绝不放弃。”

  “大鹏,奶奶这几天的情况真的是不太好,已经昏迷了,你看看能不能在找找大夫,再给好好看看。”老爸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他。他联系了奶奶住院科室的主治医生,了解到老人病情危重随时可能危及生命后,心疼的几乎不能呼吸,陈鹏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和奶奶的感情特别深。这夜他躲在被子里哭到天亮。但是他还是安抚着老爸“爸,奶奶年龄大了,医生们都在全力以赴的救治,你放心会好的。”可是作为医生的他心里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3月13日,正准备进入隔离病区工作的他,接到电话:“大鹏、奶奶走了。”这一刻,他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突然得到去世的消息,还是让他难以相信。他再三考虑,还是告诉医院领导,“我要留下来,我能行!同事们都在坚持工作,我不能例外,待我解除隔离后,再到奶奶的墓碑前给她赔礼道歉”。他给妻子和爸爸、妈妈打了视频电话,让他们好好料理奶奶的后事。然后转身进入了隔离区继续工作。他说“见到患者之后反而心情平复了下来,看见患者期盼的眼神我觉得他们更需要我。”

  每天他穿着厚厚的隔离服一工作就是六七个小时,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泡的发白脱皮的手,眼镜上布满水滴的镜片,行动看似笨拙但是迅速的步伐,最多一天采集20多


个咽拭子的工作量,他一直强迫自己忙个不停,因为一闲下来,心里就特别难受。他的眼前一遍遍浮现着奶奶慈祥的面容“您一路走好.......!”

  现在,陈鹏还在隔离区工作着,工作完成后,他将接受医学隔离观察。“等结束工作,解除隔离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墓碑前看看奶奶,陪她说说话。”他说“没能送奶奶走完最后一程,是我这辈子的遗憾,但是能够在隔离病房工作,是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我没有辜负奶奶生前的期盼。”




来源: